中国的10后们不会重演像满清70后、民国30后、俄罗斯90后那样的逆转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地区的年轻人极其病态,就算穿越回满清也能把满鞑包衣全恶心死。

这个我之前也说过,甚至还写过专题文章《宅文化造成的正义感缺失是中国网民反对纳粹的根源

但到底正常人比例有多少?真实结果可能会让你不寒而栗,根据官方调查,在中国大城市里,18~22岁的年轻男性中,四分之一承认自己是“不喜欢女孩”的鸡奸者。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7-03-13/doc-ifychihc6397677.shtml

而作为对比,美国只有3%,并且在美国,Faggot是极具侮辱性的骂人脏话(只不过没有俄语里的 Пидор 那样严重,在俄语里,“鸡奸者”是最恶毒的脏话,没有之一,通常用来骂不可和解的敌人)

而在大陆2010年以来,“基友文化”遍地开花,即便本身不是鸡奸者的年轻人也以自称“基佬”为荣(这不就是美犹一直所鼓吹的“同性恋骄傲”?在美国失败了,却在大陆大获成功),这在其他国家都不会有。

ACG文化更是对此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由于中国女孩不喜欢COS,因此ACG圈子里也是性资源极度贫乏,出现了大量药娘、娈童还不算,那些“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你妹妹掏出来比你还大”、“大屌萌妹”、“最喜欢小姐姐了”、“女装XXX”、“比利王”,也使得连中小学生也中毒了。

另外,中国大陆的社交网站没有任何自由可言。到了什么程度?简直就是临沂的杨永信的四院,不仅不允许反对XX的言论,并且如果你在April 30和其他时间段悼念Hitler的死亡,亦或者悼念德累斯顿大屠杀,就会被永久封号(即便现实中,大陆当局从未禁止同情纳粹的言论,警察也对此漠不关心),

而在犹太人直接控制下的Twitter和Facebook却可以悼念Hitler的逝去与庆祝Hitler的生日4.20,一在推特和脸书那里搜“Heil Hitler”就满屏都是新纳粹,恶心的肥宅还造谣什么“幸好你是在中国,在国外你早就被抓起来了 。( 让我想起一个关于美联航的讽刺评论“你居然敢乱动,如果是在美国,早就击毙了” )

不管在推特上还是在别的网站上,最喜欢宣扬上世纪“中德合作”的恰恰是西方国家的新纳粹

而不是像中国人那样整天诋毁中德合作,他们至今都为蒋介石的失败而感到悲伤

俄国新纳粹还为蔡英文针对那些COS纳粹的学生的政治迫害而感到担忧和同情

一切这是什么原因?

中国网络上有一种“反纳粹亚文化”,那就是“黄纳肥皂论”,即为“希特勒会把黄种人制成肥皂,所以黄种人不能支持纳粹”,起源于中国的ACG文化圈(他们支持鸡奸,反对纳粹和穆斯林),他们嘲讽纳粹的支持者,由于中国年轻人,特别是年轻男性缺乏性生活(75%的24岁中国男性是处男,并且城市的处男比例比有早婚传统的农村更高,中国官方有过调查,中国城市男青年里(15~44岁),50%没有性生活,并且,中国年轻人已经断崖式减少,仍然有这么多,说明至少85%以上的二十多岁的城市男青年仍然是处男,而这些处男正是中国公共网络里占主流的网民),所以鸡奸行为得到了他们的普遍支持和认可。

而根据活跃度,中国公共网络上约35%~45%的发言者是鸡奸者。

即便是在微信,那些有钱有闲性取向正常的老男人占多数,但根据微信管理员透露的消息,所有约炮行为中只有4%是男女之间约炮,那96%可想而知是什么东西,况且中国女人还是只看钱的情况下,那些没钱的小白脸就别想了。

中国表面上是个并不禁欲的国家,但处男率甚至高于所有伊斯兰国家,中国女孩对她们来说,就像是装在珠宝店玻璃柜台的商品——看得见,摸不着,明码标高价

“黄纳肥皂论”(常用词“黄皮肥皂”)(Yellow-Soaps)这一中国网络特有的“反纳粹言论”(其他地方的反纳粹宣传,包括美国、以色列、韩国,都没有使用这类言论),”肥皂”的覆盖范围从原来的中国人俄罗斯人蒙古人,再到乌克兰人如今连日本这个轴心国重要成员也被“肥皂”了。

首先,从语言学上来说,“黄纳肥皂论”起源于“捡肥皂”笑话(浴室里的鸡奸行为),其他话题里,“肥皂”一词很少提及。 你再对比一下“绿教”一词与“捡肥皂”一词,你会发现这三个词的语气和表达语境一模一样,都源自于鸡奸者,“绿教”一词无论以什么语气说出来,都会是鸡奸者的阴阳怪气。

再对比之前的“哎哟我肏”和“捡肥皂”,你就明白个大半了。

我们再来发掘一下土壤,虽然“基友文化”是2010年才出现的,但是,早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也就是十几年前,由于社会与学校管制的加强,“禁早恋”政策变得更严格,在学校里,鸡奸行为开始大爆发,“捡肥皂”一词就出现了在了学生群体的交流中,甚至比李世默操纵网络还早。 而为什么这次刚开始并没有出现在南方? 

那是因为当时虽然北方全面禁欲,但南方仍然相对开明。 并且在粤语里,没有通常“肥皂”一词,只有“皂”,靠近香港的地方在单独称呼时,会使用“番皂”,用粤语说Zom4 Fank1 Gank3 非常拗口而费力,而“捡肥皂”一词说起来非常随意,并会说到上瘾,另外,南方没有北方这样的多人共浴习惯。

众所周知,北方京津一带的语言里,描述性行为的“操”、“靠”都源于“肏”,你再对比一下“捡肥皂”,是不是找到根源了? “肏”字出自红楼梦,最早就是满清入关后对鸡奸行为的称呼,所以你应该看到什么叫“借尸还魂”,结果真的复辟了

讽刺的是,如今“黄皮肥皂”的标准不断降低,成了文字狱

甚至,有个团背景的军宅大V,居然因为嘲讽纳粹(注意,是“嘲讽纳粹”啊),而被一堆废宅小学生扣上“黄纳”、“黄皮肥皂”帽子围攻

这句话起源于五毛嘲讽KMT的“不是国军不努力,奈何共军有高达”

这结果知道什么叫“巴甫洛夫的狗”了吗?

中国鸡奸者网民(马克龙支持者)同时反对穆斯林和勒庞,用恶毒语言辱骂法国人

在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站Weibo上,有一个嘲讽亲纳粹的中国人的标签 #东方雅利安人 ,含义等同于“黄皮肥皂”,

有人因为说自己在美国生活,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而被扣“黄皮肥皂”

一个亲以色列、受到以色列当局支持的学者张平转播一张维基百科的Richard Lynn的图片,结果还是被骂“黄皮肥皂”。

如今的中国网络,意识形态是非常单一的,相比于几年前。

同情希特勒的黑色言论消失了,怀念邓尼金、蒋介石的白色言论消失了,

就连蓝色的徐贲和红色的张宏良也消失了,

只剩下了粉色:支持鸡奸、反极左、反国民党、反纳粹、反伊斯兰、阴阳怪气、日漫、莫哈。

非要分个红蓝的话就是粉红和粉蓝,几乎一模一样。

粉蓝和粉红的区别仅仅在于口号上支不支持XXX,但实际上,粉蓝也是小骂大帮忙,这个墙外都知道了。

结论:

中国网民比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反对纳粹,他们经常说“在德国,支持纳粹,谩骂犹太人会坐牢。所以我们也要反对纳粹”

我要说的是:如果美国左翼说:“你这个美国人不要“支持蒋介石”和“谩骂GCD”,不要持枪,因为这些行为在中国都是犯罪。所以我们“反对蒋介石”?

你会怎么想?当然是有病!

——————————————————————————————————————

粉蓝的危害远比粉红更大,毕竟粉红是明火执仗的支持TG,骗不了人,而粉蓝是团制造出来的虚假反对派,起的作用不仅是忽悠人搞虚假希望,更重要的是,粉蓝会把奴性的东西硬是说成“反抗”来把大家往沟里带。

你也配姓赵”等恶心词汇就是这么流行开来的。

共青团。。共青团。。

刘仲敬和绿营之所以在大陆有粉丝的原因就是因为自虐心态,咬定了“反TG”的就是好的,却连这些人背后就是TG都不懂,甚至还为其的亲TG行为辩护,“我兔腹黑”就成了“我蔡腹黑”。

解体论这一荒诞的狗屁东西只能忽悠年轻人,在中老年人面前没用,因为中老年人都接受了国家主义教育,和弗兰格尔一样认为国家领土是神圣的、统一而不可分割的,TG和艾伯特、列梅毒这类反民族主义的政权最怕这种人,因为会产生民粹主义的“保守革命”弄死他们。

向虚无主义、自以为成熟、标榜个性又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俗称13岁心态)宣传这套东西百试百灵。

解体论与“种花家”同源·解体论与“种花家”同源·

都是娱乐化的产物​

有的粉蓝是被忽悠的,但如何辨别网络上的“官五粉蓝”ID,很简单,就是看其对蛤蟆的态度,莫哈必然是五毛。

正常人,特别是中老年人普遍最恨的就是蛤蟆。

我现在就来举个例子

东北满遗,满口日语词汇,母权家庭成长、团员、处男、民宪派、膜ha,贴吧出身的纳杂,咒骂德累斯顿和某事件受难者,反父权,都齐了。
让大家认识认识这些小畜生

​这家伙是贴吧有名的团狗,纳杂吧小吧“Erholung”,冒充国粉却整天咒骂真的国粉

​ 注意,当时那个华夏使馆是 @汉族命贵 的ID
@江左风流秋风客@大隋征西將軍


判定一个思维定势也很重要,很多钠杂和莫哈狗的思维方式和语气,与兔杂一摸一样,

这就是某著名反贼ID的真面目,莫哈却反共?hehe

畜生畜生

————————————————————————————————————————

中国历史上有长达100年的亲德历史(1911~2011),不少中老年人还或多或少的残留有亲德情结

怒海红尘怒海红尘

怒海红尘电视剧出品于2015年,不过在那一年,两个明镜周刊的伪德妓者来大陆闹事,要求当局查封所有亲德报刊、视频、纪念品以及其他文化产品,我的gangzhunu2吧因此被封。

该电视剧明明无关纳粹,却因为使用了仿德戏服,因此被禁2年之久,直到特朗普上台后的2017年2月才解禁,并于2017年4月20日上映,相信那些人都知道这一天有什么特殊含义

1889年4月20日,伟大的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在布劳瑙出生1889年4月20日,伟大的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在布劳瑙出生

​​​同样的,屌丝文化也是在出现前隐匿的蛰伏了很长时间,即为蛤蟆上台后“禁早恋”政策而产生的“光棍节”(90年代初),在此前,大家都以打光棍为耻,这一反智现象无疑是屌丝文化的前体物。

而90年代中后期,随着辍学女工的增多,逼价大跌,这种亚文化似乎不可能持续下去时,

莆田系窜了出来,它们不仅大搞破坏,霸占市场份额,并且还擅长使用网络营销,编出了一堆故事来推广“处女膜修补”手术。

而这些漏洞百出的鬼故事随着与百度、谷歌的合作推行得甚远,通常含有“处男企业家”之类的内容。

但这些也是流传有限的,对舆论并没有影响力,大家还是一心想当权贵直到2008年,那一年物价飞涨,光是猪肉价格就涨了两三倍,与此同时,逼价暴涨,中国女人成了唯钱是举的三非娼妇。

90年代那种性自由荡然无存,鸡奸风潮也从学校蔓延到社会(加上之前那些“捡肥皂”的毕业)。

而性资源的稀缺使得性被“神秘化”,绝大多数男青年对性也是通过日本AV来了解,此时各类颓废内容终于有了市场,因此什么“黑木耳”啊、“老实人”啊,连股市用语“接盘侠”也被因此滥用(稍有社会常识的都知道,除非在动乱年代,亦或者性欲旺盛,否则女人给有钱人操了后就会本能的拒绝穷鬼),

所谓的那些“吊丝故事”基本上就是对日本AV剧本的复制而已,虽然弱智,但这也是洗脑底层的关键,而在国外,特别是俄罗斯,类似的“Неудачники”一词对于他们来说是仅次于“пидор”的侮辱,一提他们就会爆炸,俄罗斯大部分家暴死亡案例都是因此发生(米祖琳娜所说的是事实),因此俄罗斯家庭和社会上对女人的教育都不断警告“任何时候都不要使用失败者一词来侮辱自己的男人”,因此,使用“屌丝”来翻译和评价国外、特别是对于白种男人的都是极其荒唐的。

美国甚至直接禁止广告中使用中文“屌丝”一词

到了2011年,当局承受的压力达到顶点,于是,终于祭出了绝招“屌丝文化”,此后为了消除亲美的“保守自由主义”思潮,当局又在2012年大肆推行“普世价值”,为日后粉色全覆盖打下基础,2013年,当局开始加大力度宣传“反纳粹”、“黄肥皂”,推行满遗亚文化“莫哈”,成功进行奴化。

在2014年,又推出“你也配姓赵”等等,奴化教育已经大获成功,由于年轻人被驯化,群体事件已经·基本消失,“镇压”成为过时名词(只需要封号就能使它们屈服),每年节省几千亿维稳经费

那为什么没有遇到阻力?事实上,已经遇到,我就是第一批受迫害者,网络管理员全成了水军流氓,特别是“网信办”成立后。

之前的70后网民大规模退入微信,使得中国网络失去了保守而正直的声音,他们再亲纳粹也无法表达。

在如此,封闭性的环境下,日韩文化的输入使得中国年轻人与外国年轻人的思想产生了巨大的差异(满遗亚文化+日韩文化+英美新自由主义),中国年轻人普遍支持鸡奸,完全就是粉色,而无法理解日渐法西斯化的外国人的价值观

1974年宣传画,注意手势1974年宣传画,注意手势

老一代的中国人(70后及以前)深受毛时代意识形态影响,那个时代表面上封闭,实则意识形态非常西化,保留了被新自由主义破坏前的西方意识形态,思想直接来自德俄,奉行专制主义与民族主义,憎恶鸡奸,他们从未与世界脱节,而是与外国人有强烈的心理共鸣,可惜的是他们不喜欢在公共网络发言。

1988年底中美种族主义者互致敬意要求学习对方的对抗黑鬼的经验时绝不会想到29年后中国年轻人竟会是此等垃圾!

但是,很多美国右派却把中国年轻人当成了他们的父辈——老一代中国人, 对中国人的认识上还停留在1988年 ,来说明“黄祸论”的紧迫性,这实在是令我哭笑不得。

为何越年轻越奴性,除了亚文化外,教育背景也是少不了的。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毛的意识形态,一般就用笼统的“共产主义”、”马列”,亦或者“斯大林主义”、“毛主义”来概括,而实际上,斯大林和毛的这种意识形态叫做民族布尔什维主义Национал-Большевизм),简称纳共( Нацболы /Nazibols),是共产主义经过清洗脱犹处理后与俄式民族主义黑帮结合的产物,与同为民族主义结合社会主义的纳粹主义关系非常密切,但又相区别,纳共与纳粹的区别是前者是红为主体,进行黑帮改革,而后者相反,是用红色改革黑帮。
因此,纳共在文化和经济立场上比纳粹更加专制,两者的最终目的没什么区别
都是要彻底灭绝犹太人和其他低等民族、鸡奸者、畸形儿、烈性传染病患者等危险的寄生虫,都要搞优生学和其他提升民族质量的政策,都是要统一世界消灭一切不同的杂音
红色的共产主义和列宁主义都并不反儒,甚至还支持儒教奴隶主破坏西方文明。
而在纳共和纳粹里,起反儒作用的是里面的黑帮元素,他们认为,东方奴隶主的东西都是极其劣等的垃圾,会导致民族劣化,为了保持高等,就必须彻底清洁(叶卡捷琳娜二世以来形成对固定观点)

老一代中国人比现在年轻人正常的原因就在于多多少少经历过民族布尔什维主义的影响,所以亲纳粹、反鸡奸是他们的本能,而90后相反,从不知道法西斯主义和民族布尔什维主义,而00后连正宗的自由主义都没见过。

10后更差,鞭炮和气枪是什么概念他们更不知道,无法实现逆转。

也许有人会有疑问,之前不是还有年轻人COS穿纳粹军服,以及各种“元首万岁”,怎么对后来这股恶心浪潮无力抵挡?

我的学生在《浅论中国没有‘新纳粹’社会运作基础的成因》就提到:

中国青少年所谓的‘纳粹主义者’,他们清一色崇拜纳粹不过是因为军服、武器、工业、科技和所谓‘经济奇迹’,更深层的纳粹德国时代的社会思想、纳粹主义理念、纳粹时代政府内幕、纳粹德国时代德国劳资关系等并没有多大研究。而且中国的‘纳粹主义者’也和前面提到过的一样,很大一部分人在思想上和纳粹主义是有着很大出入。他们根本没有想过未来的团体建立的准备还有还有运作经费、意识形态、行动纲领等问题,也没有去翻墙上外网获取更多的相关信息等。更使人失望的是,他们所有人还是一个个完全依赖于父母养活,没有自己的独立意识的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会认为自己‘改邪归正’了从而轻言放弃转投其他派系。

真正的新纳粹是这样的

​这样的

​这样的

​这样的

​以及这样的

注意他的眼神注意他的眼神

​因为外国的新纳粹是绝对不会穿着带着绶带的黑色党卫军礼服到处溜达的,即便是他们自己控制的地区也是如此,因为那等于犯傻。

​因此新纳粹一般会穿着迷彩服戴着德军的山地帽活动,而那些戴斯德海姆钢盔的通常是私下收藏以及出席纪念活动时穿戴,2006年后新纳粹就很少穿着光头党的服装了,取而代之的是鸭舌帽,到了2011~2012年以后,则是黑头套加个大风衣。

只有1991~1997,2013至今这两个时期的新纳粹才普遍穿军装

Lonsdale是光头党必备衣服,除此之外,

乌克兰新纳粹喜欢穿Svastone 

而俄罗斯新纳粹喜欢Island Stone

而大陆的所谓德粉对这些服饰一无所知

接下来我们看看支乎傻逼的言论

​下面更显得弱智

傻逼喜欢先入为主傻逼喜欢先入为主

更重要的是性资源的问题,一个新纳粹团伙要形成,不仅要有武装民兵,更要有足够多的女人资源,而那些中国青少年与国外的青少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女人,也没有专制认同与塔利班一样的戒律,此时正是价值观形成的时候,一旦就此固化,即便日后娶妻生子,也会狗改不了吃屎。

性资源缺乏导致了鸡奸文化的横行性资源缺乏导致了鸡奸文化的横行

而看看国外,白人国家美女多,不仅逼价低,甚至倒贴也是常事

这些正是新纳粹的基础,也是东亚无纳现象的根源

即便是情况不这么乐观的德国,也有五万新纳粹

德国一新纳粹社区的女眷德国一新纳粹社区的女眷

德国新纳粹分子德国新纳粹分子

而势力更大的乌克兰纳粹,在2008年5月,乌克兰地方苏维埃当局1933年写给希特勒的感谢信曝光后,乌克兰新纳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合法性,希特勒成了“政治正确”,在这股亲纳粹风潮的影响下,不少90、95后女孩自愿献身给纳粹党人。

2009年的西部的卢茨克地区学校甚至直接选美给新纳粹提供漂亮的女学生2009年的西部的卢茨克地区学校甚至直接选美给新纳粹提供漂亮的女学生

乌克兰某大学,这可不是平衡游戏,注意那男的腿脚就知道乌克兰某大学,这可不是平衡游戏,注意那男的腿脚就知道

2013年,基辅市区,基层纳粹魏特曼与他的三个95后女友2013年,基辅市区,基层纳粹魏特曼与他的三个95后女友

这样的国家,新纳粹不多才怪,这是新纳粹音乐会这样的国家,新纳粹不多才怪,这是新纳粹音乐会

顿涅茨克州某小镇党部顿涅茨克州某小镇党部

而在中国,即便是最理想的状态也不行

比如中国第一位宣称自己信仰纳粹主义的人(在1997年)、国民党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参谋长刘召东的外孙潘峥争(1971-)娶的就是一位俄罗斯太太(后来离婚),可惜后来他变成极端动保,因为他并没有接受纳粹主义教育,也和那些中学生一样是叶公好龙

中国人从不知道德俄关系、更不知道波匈关系,也不知道欧洲哪些国家到底是敌是友。

当然最为重点的是不敢行动,毫无组织、所谓的“德棍”本身就是宅狗!就是新纳粹眼里的锅炉燃料

因此我们作为要想成为真正的纳粹,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1:拒绝日漫宅文化,并准备好电烙铁作为刑具去戳瞎在现实中戳瞎抓到的日漫痴的眼睛。(你可以成立业委会封锁消息)

2:拒绝屌丝文化,拒绝以前所谓的屌丝词汇的讨论,并拒绝对戏子转移视线的东西加以关注(比如王宝强、马蓉事件,一看新闻评论,屌丝太多了!)

3:记住,那些嘲讽纳粹的垃圾连村长都当不上!

而再看看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在纳粹党旗下振臂高呼要赶走所以在俄国的犹太人。

那些犹太奴才却只能当一辈子奴才了

我早在去年就说过,70后会是最后一任平民官,日后直接八旗化世袭

这正是对这些90后奴才最大的讽刺,自干五必然是要进运猪车的,因为随着资源的枯竭,TG不会再纵容小粉红这一阶层的存在。

4:坚持科学种族主义立场,儒教就是劣等的、自我阉割的垃圾,必须清除,当年希特勒就1934消灭了传入德国数百年的儒教。

因此我们要用德俄的东西来清除这些垃圾,就像毛时代那样。

否则轻则加剧奴役,重则全家被黑鬼操烂

记住,纳粹主义本质上就是白人种族主义秩序,不认同这一秩序的必然是反纳粹的。

就像White Lives Matter是纳粹而Black Lives Matter不是一样

5:坚决反对鸡奸者及它们的网络霸权,记住,芥子气中毒对鸡奸者是致命的,因为基狗有艾滋。

6:拒绝日本AV在内的其他一切日韩文化

7:禁止接触一些颓废堕落的网络游戏,如LOL、王者农药

8:搜集武器和武器原料,出门时随身揣把匕首

9:一切以俄国为中心,克服“非白人”常见毛病——把德国神秘化。

2013年6月,乌克兰新纳粹访问德国新纳粹萨克森党部,作为之前NPD访问捷尔诺波尔的回访2013年6月,乌克兰新纳粹访问德国新纳粹萨克森党部,作为之前NPD访问捷尔诺波尔的回访

ZOG恐慌万分ZOG恐慌万分

当今俄罗斯才是纳粹中心,

10:不要相信一切关于外国完蛋的中文消息

因为中国大陆恰恰是没有新纳粹的地方,有也是个位数,比如我。

按照比例,以人口除以一千万后计算得到的数据为例。

以下计算将欧洲国家的新纳粹占人口比例放到中国大陆会相当于多少人。

“要完蛋”的德国,8000万人口有5万新纳粹,那么(136/8)*50000那就是85万人,因此德国新纳粹占几个小镇是正常的,比如Jamel,而汉奴一个新纳粹都没有,村委会主任以后都要世袭了,比如贾敬龙杀的那位村长,他儿子就迅速袭位。

乌克兰则是(136/4.5)*450000=1360万,并且当时乌克兰新纳粹三分之一攻入首都,并且还成功缴了西北部战略兵团的械,控制了弹道导弹,换谁都会向亚努科维奇那样投降。

匈牙利(136/0.984)*360000=4976万人,他们顶得住犹太人压力不奇怪,要是这比例放到大陆,呵呵,买办权贵早就被全家凌迟了

俄罗斯(136/14.4)*4800000=4534万人,你敢说这样的纳粹国家没有侵略性?出个纳粹副总理很奇怪?

“要完蛋的圣母”法国(136/6.7)*200000=406万人,因此法国新纳粹能在多地执政。

“自我毁灭的终极圣母”瑞典(136/0.98)*40000=555万人,因此纳粹被庇护很正常,瑞典王室向来以这个著称。

“滑稽的、要完蛋的”意大利(136/6)*480000=1080万人,这么多法西斯,犹太人清理不掉很正常。

“被白左毁灭的”美国(136/32)*300000=132万人,你敢说犹太人不头疼?换成TG也会头疼,因此,2015年以来,越来越多美国犹太人决定移民中国大陆。

而在反共坚决的克罗地亚等国,左翼一出现就会像蟑螂一样被拍死

克罗地亚是(136/0.3)*200000=9067万(1996年克罗地亚有20万新纳粹,如今只有5~6万,就用最高潮时的数据)

拉脱维亚则是(136/0.198)*140000=9616万

你让TG这类组织在那两个国家出现不是当靶子是什么?

要是大陆有此等比例的新纳粹,别说TG立马完蛋,就算是灭全世界都行

亚洲的情况实在悲观,最好的是北朝鲜,全民军事化,也请新纳粹乐队过去

Morten.TraavikMorten.Traavik

其次是蒙古(136/0.3)*45000=2040万,呵呵,要死真有这个比例,外国人当然会有危险

日本再次之,(136/12.7)*1500=1.6万,当然,日本的新纳粹和欧美的新纳粹一样,是武装民兵组织,也获得认可,一个师来TG那里也能让TG惊慌得大撒维稳经费

​台湾的貌似比例更高(136/2)*460=31280,但是不存在武装民兵,性资源也缺乏,也是由学生组成而已

不过3万人足够呛死团狗了

自干五请坐稳,下一站-奴工农场自干五请坐稳,下一站-奴工农场

我2016年4月11日在《论为何华人缺乏法西斯主义》首次提出“运猪车”的政治概念,

相比于儒教的死亡漩涡和新自由主义的吸中产阶级和勤劳者的血,宅文化的榨取基础和载体都很脆弱,因此宅文化虽然不用强推,只要加以煽风点火就能让纳粹的基础消失,让网络反对派也被自己所同化瓦解。 

但这是不可长期持续的,因为只要因宅文化不事生产引起的经济危机和小动乱爆发,宅文化的泡沫就会破裂,所以当局宣传宅文化也仅仅只是权益之计,当局一切都计划好了,大家只要问一下地下情况,某书院的扩张触目惊心,邪教式洗脑,强拉会员屡见不鲜,有人还在厦门目击过有高官过去表态支持。 

这是为了恢复封建王朝做准备,在未来,宅文化泡沫破灭后,儒教的铁笼就会直接罩在被宅文化侵蚀得毫无反抗的人民身上,永世不得翻身,宗族黑帮会接管宅男们自以为安全的社区。 

然后宅男们只能被运猪车拖到天安门和孔庙那里,下跪舔官员大便,在警察的鞭子和烙铁的毒打中叫出”吾皇万岁万万岁,孔圣千岁千千岁”,接着被运猪车拖到各个地方当奴工,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几年至十几年后的未来,必然出现的。  “”

在当时,宅文化仍然愈演愈烈,2016年7月,B站甚至组织了2万用户聚会,似乎运猪车就是危言耸听,但到了11月,山东终于开出了第一批运猪车!

山东省教育厅下发文件:要求2014级所有师范生于2017年春季秋季学期参加实习支教,为期一个学期,每人每月400元生活补贴。

这还是温柔版的,以后的运猪车还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残酷。

运猪车的清洗是必然的,如果废宅这一不生产只会消费的群体不减少,肯定会造成经济灾难。

总参谋部的黑人高级军官总参谋部的黑人高级军官

当然,运猪车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此,早在2012年,就有国资委砖家罗某放风要求引入一亿亚非移民(也就是黑鬼和穆斯林)来补充劳动力,实现腾笼换鸟。

去年TG还加入了国际移民组织,用意实在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

而大陆只剩下了宅豚和儒狗,前后两者形成新的“红蓝双极”,儒狗鼓吹要继续儒化、还要在这个处女率远高于伊斯兰国家的地方推行直接的性别隔离(目前是软性的性别隔离),这些自我阉割还以为强大的行为注定会遭到黑鬼的枪和屌的考验,如今汉奴战斗力已经跌回满清后期,在当时,阿拉伯人、印度人、孟加拉人、甚至黑鬼的战斗力都远远凌驾于汉奴之上,看看鸦片战争和伊散德尔瓦纳战役就知道。

只不过那些家伙没机会过来殖民而已,如今,他们都来了,并且不会有任何仁慈,叶贼名琛在英国军舰上备受礼遇,一到加尔各答就立即被印度人关进动物园的笼子里观赏嘲笑。

因此,黑八旗也能有效镇压汉奴的不满。

蝗汗的概念已经不仅仅指蝗汗本身了,而是二十一世纪初以来李世默牵头、TG官僚和犹太权贵(Rumsfeld等)合作的一起奴化运动,被其感染的青年人就统称为蝗汗,蝗汗也是反传统的,反的就是清末以来上百年的军国主义、种族主义、国家主义、亲穆斯林、亲日传统。
这个种族主义指的是Racialism,科学种族主义,即为按文明程度与武力优势分的一白二黄三棕四黑,并且认为棕黑种族是不可教化的贱种,将最终被文明的黄白种族所灭绝。
而蝗汗一体两面,就像硬币,一面说自己比白人高贵,一面跪舔黑鬼。

蝗汗基于谎言而存在蝗汗基于谎言而存在


1648年米喇印、丁国栋起义被满鞑血腥镇压后,满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隔离汉民和回民·、挑拨矛盾,但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太平天国起义联合穆斯林使得中国人确立了亲穆斯林传统,1894年以来又确立了亲日传统(中国民族主义起源自日本,后被邓矮和蛤蟆消灭),虽然不幸发生战争,目前中国的反日思潮是90年代末蛤蟆为了转移印尼方面的注意力而搞出来的,根本不是传统。
蝗汗仇视太平天国和54运动,而即便是蒋介石也不断公开支持54,更别说孙、毛了。
因此显然“反五四”意识形态是在大陆捏造出来的,目的是恢复满腔奴隶制。
所谓的“传统文化”连非洲黑人的拳头都不如,当局显然知道这些

TG在阿拉伯穆斯林面前装太平天国

1964年1月,“茅台”访问苏丹时说:“曾经镇压过中国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和苏丹民族革命运动的帝国主义者戈登,最终受到了苏丹人民的惩罚。”

40年后的2004年,李肇星外长在会见苏丹总统巴希尔时表示,中国人民欠着苏丹人民一个人情

在天主教国家面前冒充南明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至于冒充孙中山继承人就更不用说了

至于什么“汉人宗族复兴能对付黑、绿”全是鬼话,因为小白帽、潮汕宗族和黑鬼毒贩是紧密勾结在一起的,这个事情在南方沿海省份的强力部门官员眼里就是公开的秘密

包括安全厅、公安、海关之类。

汉奴根本不会反抗,也从未谋杀过军警,最终自己打光棍跪舔“中华文明最优等”,一边全家女性尽归黑人大屌所操。
蝗汗:你这黑鬼和玷污高贵汉族血统的婊。。。
蝗汗被黑人一巴掌打翻在地
蝗汗:黑大爷饶命啊,我四等汉奴右眼不识泰山,饶命啊,斯瓦西。。。。
黑人用棍棒打烂了蝗汗的狗头,黑血和脑浆流了一地,接着抱着几个中国女孩子满意的回家了。
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以后会遍地,国务院已经放风,要从非洲和东南亚引入一亿移民。

以后也会是逃无可逃。因为有放射线禁海,记得戈尔巴乔夫为了从老官僚那里夺权而制造切尔诺贝利一事?

为何只在沿海地区建核电站?为何只在沿海地区建核电站?

不要相信蝗汗,因为我们汉奴是世界上最弱小的民族,直接敌人只有一个——满鞑子,而犹太人作为间接敌人还是可以谈的,只不过因为它们勾结满鞑子我们才要反犹而已。

当然,即便如此,那些杂种还是会祭出“棒粉式回路”的耍赖打滚大招

尤里·别兹梅诺夫说过·

被洗脑改造过的人是没有能力评价真实信息的,事实告诉不了他什么,即使我给予他海量的信息,可靠的证据、文件、照片,任凭这么多东西摆在面前,他也会拒绝相信,没有人能够得出理性的结论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以及家庭、集体和国家的利益。

事实上他所指的洗脑并不是那种填鸭式的机械洗脑,而是潜移默化的犬儒主义洗脑。

前者要求政府神圣化,一出事则经常因此被反噬,后者不存在这个问题。

对于那些无药可救的年轻人来说,奴工农场或许就是最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