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型的问题之前一些清醒人士的文章提到过,比如《爱国反公知,中国御宅的傻与恶》,我的各种反颓废文(《宅文化导致的正义感》、《兔杂的“我兔腹黑”其实是出于弱者心态》)也提到过,但那只是表层而不是深层问题,不能解释深层的心理状态,鲁迅和柏杨也只是触及中层,我用一些推理学和我以前的一个心理医生朋友的回忆和档案记录来推断和分析,以及一些上网搜到的案例资料。
首先,什么是斯德歌尔摩综合症?可以百度,就是一种被驯服的抖M心态。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就是人质爱上绑匪,对解救者、革命者、惩罚者反而恨之入骨,那次中国网民在“乌克兰向老兵泼牛奶”的集体死妈态度就能说明为什么中共还没有倒台,美分和5毛一样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重症患者,只是明不明显的问题,要知道在乌克兰搞antifa的下场就是被愤怒的民众当街打死。
斯德歌尔摩综合症能使人扭曲是非、颠倒黑白,最终跟绑匪一起毁灭。
看过《兔杂的“我兔腹黑”其实是出于弱者心态》(以下简称《弱者心态》)的知道,兔杂和黑帮粉(指那些被黑帮地毯文洗脑的家伙)都是一些根本没见过世面的良民处男,劳动者和小商贩对官员和黑帮恨之入骨,而前两者就是形成法西斯主义的基础土壤,因此兔杂会反法西斯,站在广大民众的对立面,没有民意的支持,法西斯掌权就无从说起,法西斯主义讲究的就是信念,而兔杂总是说什么“我兔腹黑”,实际上是出于毫无信仰的犬儒主义,与跪舔城管的原因一样,跪舔黑帮、流氓地痞的动机就是兔杂太弱了,认为欺负它们的人很厉害,同时,兔杂内心不怀好意,认为自己很坏,又做不出事情来,兔杂强调我兔腹黑其实就跟民间的大量懦夫说“我很暴躁,别惹我”一样,这种懦夫是得不到民众对老实人的同情的,只会被鄙视,再善良的圣母也会觉得恶心,同时又会受到真正的流氓的欺负,又造成一个绝望的死循环,这不仅是兔杂的心态,更是广大宅男的心态!
脾气暴躁的人不会说自己暴躁、黑帮分子忙着洗白、法西斯和纳粹分子永远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义的。这些人无论怎么样都是有信念的,有野心的,同时也是有能力的,兔杂通常只能看到欺负它的人的能力,却对远比其强大得多的正义者(比如乌克兰新纳粹)一无所知,兔杂的犬儒主义形成是因为被欺负多了,而又不混社会,自认很坏,却干不出坏事,对道义观念的态度是嘲讽和绝望的,认为道义只会阻止坏人干事(同时把身为良民的自己当“坏人”),是利益的对立面。
实际上,道义之所以能成为道义,就是因为道义者保护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纳粹主义在乌克兰和克罗地亚、匈牙利、波罗的海三国都是因为有道义优势和广泛发展,并掌权,道义-利益-道义-民心-利益组成的一条链是牢不可破的,同时,短视的中国人不懂得看长期回报,这是重大通病,症状的其中之一就是三非婊,三非婊一出现,对生育率的毁灭性影响是计划生育所做不到的。
德国人支持希特勒,因为他们认为希特勒是正义的。
乌克兰人支持班德拉,因为他们认为班德拉是正义的。
匈牙利人支持霍尔蒂,因为他们认为霍尔蒂是正义的。
从来就没有说什么“希特勒其实很坏,班德拉腹黑,霍尔蒂在下大棋”,因为犬儒主义就是法西斯的敌人!越是拥护法西斯的地区,不但领袖不是懦夫,民众也绝不是懦夫!更不会存在任何形式的兔杂,兔杂的阿Q把戏已经臭了上百年。
法西斯主义的建设需要的是男人,是强有力的男人!而不是颓废和堕落分子!这点兔杂和法西斯区的民众没有相比性。
就像墨索里尼在1918年在意大利人民报上写的那样:
“(意大利)需要一个政府,一个男人,一个既要有艺术家的微妙触觉又有勇士的强有力双手的男人,一个敏感而充满意志力的男人,一个了解人民、热爱人民、能引导人民,同时在必要时又能用暴力让他们屈服的男人。”
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必然条件。
一位中国记者在“匈牙利极端民族主义抬头”中写到:
“我穿梭于JOBBIK的集会,发现有不少年轻人。事实上,JOBBIK于零二年首先由一群天主教大学生发起,零三年正式成为政党。
我碰上就读于布达佩斯罗兰大学政治系二年级学生嘉伯·萨波(GaborSzabo),他不讳言他是JOBBIK成员,其父母也是JOBBIK的同情者,他认同该党主张,认为犹太人企图控制匈牙利的政经,作为匈牙利年轻一代,他有责任捍卫匈牙利。他还告诉我,当初启发大学生推动JOBBIK的成立,乃是匈牙利一九五六年革命的其中一名领袖哥格利·旁格拉茨(GergelyPongratz),他带领抵抗组织抵抗苏联占领,其后逃亡海外,至匈牙利共党倒台后的九一年回国。
旁格拉茨在创党时这样向年轻人说:「火炬正在从我们手中下滑,你们这一代一定要再次把火炬拿起来,一九五六年的革命义士为了捍卫那些精神、价值而牺牲,你们一定要为此继续前进……」”
同样是中国记者:
“斯拉夫联盟的领导人基姆什金·德米特里大约四十岁左右,看上去跟普通的俄罗斯男人并无多大区别,但是他一打开话匣子,还是让我们有些发怵。一上来他先说,不赞成手下的青年人用武力去袭击外国人,因为这样做效果不太明显,不仅没有阻止大量外国移民进入俄罗斯,反而被媒体抓住把柄。不过他又说:现在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去阻止外国移民,他们还只能用暴力这种不得已的办法,去造成社会事件,以此来影响政府的移民政策。
这位基姆什金·德米特里先生越说越让我们觉得恐怖,他说:纯粹的斯拉夫斯民族就是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这三个国家的人,其它地方的人都不应该来到俄罗斯。不然俄罗斯就会失去自己的文化和人种纯洁,斯拉夫民族就会成为少数民族,甚至就会消失。所有俄罗斯的男人应该像战士一样,捍卫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他认为现在俄罗斯政府的移民政策上是错误的,俄罗斯人必须自己行动起来。问他怎么行动?他耸耸肩,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说:我用它来保护自己。还说,在我路边的车里,还有两把自动枪,我用它们保护自己的家园!”
这都是缺乏正义感的李克忠,对李克忠最好的免疫就是“正义绝不存在极端一说!”
李克忠们,当然本文说的李克忠非五毛,却起到了和五毛一样的作用,李克忠鼓吹“不能太那样”、“要有自己独立的见解”、让我想起李天一案律师的“相关人员不应对李某进行舆论审判!”和李昌奎案法官的“社会需要更理智一些,绝不能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这是对法律的玷污”,当然,后来,在全国的抗议下,李天奎还是被处死了,李在珂和田成有至少是收了很多钱才说这种话的,那些李克忠以反对多数正义和良知的行为为乐,纯粹是贱种心态!和5毛没有区别!那些企图把自己置身事外,乱字频出、阴阳怪气、满口就是”桂枝药丸“的都该死个妈!
————————————————————————————————————————
另外说一下,知道为什么皇汉完全不是民族主义者,而只是彻头彻尾的奴才吗?
蝗汉满口就是所谓的“胡乱邦”,连现在TG领导人都没若知道这样说,还什么两少一宽都是胡耀邦搞出来的,呵呵,胡耀邦要有这权力,矮子早就下台了,胡耀邦人品高尚是公认的,就算是中共自己人也是对胡耀邦高度评价,胡耀邦唯一反对的就是某些杂碎的特权,比如矮子、王震,老毛在1975年把新疆军团撤掉本身就是对的,预料到了未来的事。
要是在匈牙利,你敢辱骂纳吉·伊姆雷,鼓吹拉科西和卡达尔维稳,法西斯会马上将你斩首示众,卡达尔的墓就被法西斯分子在2006年挫骨扬灰了,何况矮子和王震的罪行远比拉科西和卡达尔严重。鼓吹将民族居于奴役之中的会是民族主义者?!是狗奴才!
另外,兔杂给印尼屠杀华人洗地也表明兔杂连蝗汉都不如,根本不是极右翼,兔杂还鼓吹国家一出现问题就重启血汗工厂续命,呵呵,这根本不是资本主义的思维,而是奴才的思维!这连和5毛合作的泛左圈子也看不下去了。
关于兔杂心理的探究,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也就是我那个当心理医生的朋友的跟我说的一件事,说他遇到了一个鸡婆和癫仔,我记起来这事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搞不正经行当的商人非常变态,各种虐待私生子,那个老女人(肯定是以前的情妇)带着心理出了问题的私生子,看起来和一问是是十三四岁了,这应该是以前遗留的问题,开始那个老女人的“坦荡”和不要脸引起了我的朋友的注意,这是他后来跟我说的,我也记不清他说没说过具体东西了,不过最后那个小孩谈话(老女人暂时离开后),小孩嬉皮笑脸的跟我朋友说什么“如果他对我好”、“他怎么就就这么对我好之类”、“他就是这么对我好,关你什么事?”(我说话状态是朋友后来说的)这点我还有记忆,因为当时我正在为网络“人权事业”而“奔走”,当时我是信民主的,几个月后,我意识到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之后我在网络陷入与五毛和网络流氓的骂战中,要不就是奔走呼吁我的学说和追毛妹以及建设贴吧中,除了写了几篇浅析文,深层的东西因为太费时间所以没写,本文是1个月前写的。
现在我再想起花千芳(曾因言论太司马而被当地宣传部官员扇耳光)这个家伙写的司马文《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中:
花千芳: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 纵论天下_环球论坛_环球网
5条回复 – 发帖时间: 2013年12月2日
2013年12月2日 – 毛子郁闷了很久之后,打听到一个油族人叫老马,写的一手好文章,简称马教。油族…兔子们郁闷的是,我曾经本来过的好好的,没招谁没惹谁,怎么就混到了今…
【花千芳】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2)_汉唐归来_新浪博客
1条评论 – 发文时间: 2013年1月3日
2013年1月3日 -混到这个地步,土鳖已然不能再厚着脸皮叫土鳖了,难听…怎么办,怎么办?第一自然就是抢资源了。神马资源最…听到一个油族人叫老马,写的一手好文章,简称…
————————————————————————————————————————————————————————————————————————————————————
你们是不是开始发现花千芳和那个朋友描述的小癫仔根本没有区别?都是典型的阿Q和重度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
以及我之前揭露的《嘲讽公知的5毛愚民竟然与嘲讽纳粹的乌克兰妓女高度相似》,癫仔、阿Q、妓女和愚民都形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关键要数:
1:绝对的弱势地位
2:绝望,并产生第四项
3:懦弱,缺乏行动力
4:以颓废和犬儒主义作为发泄渠道
5:缺乏正义感(见《宅文化导致的正义感缺失是导致中国网民反对纳粹的根源》)
————————————————————————
关于为什么在网络上,90后宅男是最司马的?
而它们的父辈反而没有到这种司马程度,网络兔化的原因是因为很多反5毛、反TG据点被打散,无法集中,加上90后宅男上网数量大增,甚至淹没了80后这个主要的开化者群体,80后也越来愈多的厌倦糟糕的网络环境,继续上班。
我作为失业者才在此写文。
1:老辈人趋向保守,对基狗无法接受,五、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对90年代到现在的黑暗最清楚,但很无奈,他们无法克服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这是个90年代寡头瓜分国有资源引发的恶果,在前苏国家,痛恨资本主义的人也主要集中于五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
在那个时候,兔杂们还不懂事,各种向父母要这要那。
兔杂并不保守,是基友文化的鼓吹者,还什么“中国才是资本主义,未来就是社会主义欧洲、绿色美国、法西斯俄罗斯和资本主义最后堡垒中国的战争”,呵呵,看上面那个癫仔的症状。
2:现在私家养猪杀猪都是非法,杀鸡都很少,又大禁枪,又没人制作弹弓了,只剩下宅文化消遣了,这就是为什么本应该充满激情、渴望变革的90后年轻人却比四五六七八十年代人软弱得多的原因之一。
而对比乌克兰,91年至96年出生的人是革命主流。
3:因为计划生育,每家只有基本一两个,导致在剥削程度更重的情况下,实际生活水平反而因人少而提升,3个封顶,导致有养闲人的钱,换成90年代以前,根本不可能养闲人,你敢宅,家长就打断你的腿。
打个比方,
70年代,你付出劳动,种出价值100的粮食,毛政府收走60,给你30块,你要养5个孩子,
80年代,你付出劳动,共造就价值250的价值,黑市和邓修正分子收走180.你要养两三个孩子。
90年代,你辛勤工作,产生800的财富,蛤当局和资本家、黑帮抢走650,你要养1个孩子。
剥削程度是不是越来越重?政府是不是越来越反动?但你的生活水平是不是一直在提高?不过,最终你的最后那点也会当局被抢走的。
4:因为宅,所以无论父母家长是否严厉凶暴,孩子的内心还是在”坐牢“,把欺负自己的底层暴力实施者都当成无敌,因为你比其更弱,这种心理一直维持到现在,跟旧时代缠足女的心理是一样的。
它们把亚努科维奇与新纳粹的对抗当成是“谁家孩子不懂事,要打屁股了”,然后鼓吹城管,这些智商为零的废物不会知道一个法西斯流行区的潜规则:在那些地区,只要法西斯不高兴,把政府官员从办公室里拖出去毒打是常有的事,法西斯领袖是最大的爷。
他们架空了政府和黑帮对底层的控制,获得了各阶级人民的实际支持,为黑暗的社会走向光明指向了道路。
{当然,弱智宅男和公知还是把乌克兰法西斯暴动当成政府不敢镇压P民,实际上亚努科维奇正是因为学TG,学邓矮子了,一边搞专制(逮捕了大量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光高级领导就被抓了几十人),一边抢企业家财产,乌克兰最大的航空公司就被亚努的儿子逼得破产,就跟红二代对牟其中、兰世立做得那样。
还大量拉黑社会人员进政府,阿扎罗夫、萨洛、扎哈尔琴科、科涅斯、普鲁申科、阿赫梅托夫等都是明目张胆的黑帮头子,为了对付法西斯和自由主义的联合进攻,亚努科维奇任命乌克兰西部纳粹领袖亚历山大·瑟奇(OleksanrSych)为伊万诺-弗兰科夫斯克州长,相当于实际权力被承认,转正了,任命纳粹党徒尤里·诺耶维进中央政府研究维稳工作,就跟我党请回回、切糕和蒙古人当官一样,让那些凶恶的家伙一起镇压,当然,乌克兰法西斯可不是金钱和小权力就能收买的,他们要的是最高权力,亚努科维奇不是不懂,只是看到阿萨德的成功案例后,低估了以造反起家的乌克兰法西斯的野心,2006年,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与叙利亚法西斯组织”叙利亚社会民族党“(SSNP)和解,宣布该党合法,并联合执政至今,该党现在人数10万人,1932年成立,二战结束后该党是叙利亚历届政府的打击对象,到哈菲兹·阿萨德时代,手段更是比TG更狠毒,镇压造成50万人死亡,2014年2月18号,亚努科维奇出动大量金雕镇压,造成双方各超过400人死伤,到2月19号中午纳粹领导人安德烈·帕鲁比从基辅州、切尔卡瑟州、日托米尔州、波尔塔瓦州调兵合围基辅市区,局势扭转,超过1万名金雕和提图什基被16万名法西斯准军事人员”迈丹自卫队“包饺子,你没看错,就是真的16万,监狱里的很多罪犯被法西斯释放,一些被警察逮捕的押在街边的抗议者也获救,各地纳粹暴动也加紧了,同日,沃伦法西斯行动,出动上万名武装人员,逮捕并解除了州长巴什卡连科的职务,并将其游街示众,沃伦当地的政府军宣布倒戈,当地金雕也早在亚努科维奇倒台前宣布向当地纳粹新政府投降并签字解散吗,在赫梅利尼茨基州,一位老太太因为抗议腐败而被当地安全部队(SBU)杀害,很快,数千名法西斯分子参加了袭击乌克兰安全部的报复行动,打砸并焚毁了SBU大楼,当地安全部官员几乎全被杀死,并逮捕和击毙了多名”阿尔法“(这个部队乌克兰也有)特种部队成员。
亚努科维奇面对这种形势,一边和三个反对党签和平协定,一边却在企图调第聂伯的空降旅和敖德萨的坦克部队镇压,在敖德萨北部文尼察州留守的纳粹驻军超过2万人,到处都是检查站,于是亚努要求直接走尼古拉耶夫的基辅-敖德萨公路,结果还是被无所不在的乌克兰法西斯发现,亚罗什立马在2月20号发动进攻,当战火快烧到总统府和拉达时,亚努科维奇因害怕被法西斯惩罚者逮捕以及处死而逃跑。
在亚努科维奇逃跑前,利沃夫当地也发起第二次暴动,继1月23号前市长安德烈·萨多维(AndriySadovy)的支持者打砸政府,当时利沃夫纳粹组织还出动了装甲车上街巡逻,解除代理市长萨洛的职务,2013年10月31日被撤职的萨多维官复原职,彼得罗·科洛迪(PetroKolodiy)带领的加利西亚民兵冲进当地州拉达,驱逐州长,要求议员们选科洛迪为主席,因为科洛迪之前就是州议会主席,萨洛还抱有中央给他的内务部队指挥权,企图调兵镇压,结果被民兵和纳粹围观在基地里。
敖德萨当地有纳粹海军上将伊戈尔·捷纽赫(乌克兰纳粹组织斯沃博达党领导人,2006年至2010年的乌克兰海军司令,后来的国防部长)也企图造反,并呼吁军队倒戈推翻亚努科维奇,但看到沿海都是亚努的控制区而纳粹主力没有南下粉碎利特温集团,而是希望在基辅周边与亚努科维奇决战,所以没有动手}
符合1~2项,所以从各种跪舔城管、流氓和黑帮,虽然它们自己都是连拘留经历都没有的大大地良民,但各种所谓的“腹黑”,还各种利用别人对潜规则黑暗的恐惧来鼓吹潜规则吓唬人,但因为他们根本不懂潜规则该怎么操作,所以一戳就穿,一次我在某军迷cos贴吧说我有弩(当然是装的),一个叫“CQC_S”的杂碎说什么判我几年牢,我说这不违法,结果它说什么“法律就是摆设,我说判几年就判几年”,呵呵,知道什么是犬儒主义、什么是阿Q了吗?!这就是!
就跟那些拿2炮、总政治部这些没边的吓唬人一样,潜规则也是要讲操作性和可操作空间的,是地下状态的,是默默起执行作用的,不是用来吓唬人了,还有给大家发另一个,这个蝗汉5毛“CPLA于子昂”表面上戾气很重,实际上弱得很,连赌钱都不敢,还敢打人闹事?
这是记录:
CPLA于子昂: 回复 钢珠枪1 :就你这种键盘侠遇到共产党该怂还得怂你不是牛x吗?你不是能耐很大吗?
2014-9-9 22:31回复
 
CPLA于子昂: 回复 钢珠枪1 :就你这种货色让共产党条子手铐子绑暖气一顿机械爆菊都不配
2014-9-9 22:31回复
 
钢珠枪1: 回复 @CPLA于子昂:你这5毛键盘侠一遇到共产党就怂?共产党这么无聊?你这杂种果然被共产党条子手铐子绑暖气一顿机械爆菊!难怪变得如此贱种!
CPLA于子昂: 回复 钢珠枪1 :看来条子把你绑暖气上把你脑浆热开了吧 赶紧扎冷水降温别tmd在这恶心我
举报 | 2014-9-9 22:40回复
 
CPLA于子昂: 回复 钢珠枪1 :爷是预备党员 比你牛
2014-9-9 22:41回复
 
钢珠枪1: 回复 @CPLA于子昂:你这杂种果然只会在网上喷粪!我几年前就被派出所拘留过1天,交了几百块罚款才出来的,你有种再敬业点-直接舔共产党大便啊!
2014-9-9 22:42回复
 
CPLA于子昂: 回复 钢珠枪1 :果然你自己都承认被条子绑暖气爆菊了 哈哈哈
2014-9-9 22:42回复
 
钢珠枪1: 回复 @CPLA于子昂 :预备党员?SB以为入党就能当官?底层党员多着呢。
2014-9-9 22:43回复
 
钢珠枪1: 回复 @CPLA于子昂 :只有手铐而已,看来只有你被绑暖气爆菊了,真恶心!
2014-9-9 22:44回复
 
CPLA于子昂: 回复 钢珠枪1 :你个蹲大狱的玩意就别在这恶心我了 爷比你干净 起码没有进过监狱
2014-9-9 22:49回复
 
钢珠枪1: 回复 @CPLA于子昂:因为几百块钱的事被短暂拘留一天而已,GCD哪有你说的那个恐怖,除非是刑训逼供。
2014-9-9 22:52回复
 
CPLA于子昂: 回复 钢珠枪1 :别找借口了 谁tmd知道真相啊 八成你小子公交车摸美女被条子抓了 变态赶紧滚吧爷tmd要睡觉了 别恶心我 蹲过大牢的人
2014-9-9 22:54回复
 
钢珠枪1: 回复 @CPLA于子昂 :滚你妈的!
2014-9-9 22:59回复
—————————————————————————————————————————————————————
你会相信这是混过社会的人?你会相信这是走过灰色地带的人?当然不是。想像高普尼克和提图什基那样当政府的打手?政府还看不上这些连鸡都不敢杀的懦夫呢!
不事劳动的流氓无产阶级一直是反动政权镇压民众的打手,由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在此之前,打击流氓无产阶级就是西方共识,马恩只是再次强调而已。
《共产党宣言》中对“流氓无产阶级”一词,曾作如下解释:“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有时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
真共产和法西斯一直都是对流氓无产阶级采取镇压手段,虽然法西斯和真共产互骂对方是流氓无产者,
长刀之夜、文革、肃反、大清洗、镇反都是为了清除流氓无产阶级,1933~1973年,数以千万记的流氓无产者被革命领袖杀死。
打手是狗,有绿皮狗、黑皮狗和蓝皮狗等,黑帮能”黑”就是因为和反动当局是勾结状态,所以当局一直都在潜移默化的美化黑帮,还说俄罗斯人崇拜黑帮,呵呵,谁不知道“公牛”(Быдло,黑帮分子,流氓)是非常恶毒的脏话,和FAG一样了。
高普尼克和提图什基是一个意思,“雇佣兵”,实际都是指黑社会打手,一个是俄语单词,一个是乌克兰语单词。
狗能有威慑力是因为是“爪牙”,特别是牙,这是能发出声音的关键,宅男没爪又没牙,体力比农妇还差,发不出能恐吓人的吠声,所以只会阴阳怪气了,因为实在是贱种。
宅男不属于狭义的流氓无产阶级,但属于广义的流氓无产者,根除宅男很简单,就是取消计划生育,每家4个以上孩子,这种时候,谁还敢宅?家长自然就会就打断谁的腿。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乌克兰男人那样免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克服需要去治疗很长时间。
所以,说那些家伙”作为被统治的,却有统治阶级的思想“是不对的,那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作祟,要是真有统治阶级的思想就好了,什么政权都会被推翻了。
渍柑五在护主洗地时的司马言论让当局很尴尬,那些问题连当局自己都向民众发誓要整改,洗地有时候甚至会激怒当局中的某些人,比如那位宣传部官员,和文登警察。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反智的,我再给打家演示一下:
有一个势力庞大的食品垄断集团,该集团服务态度极差,价格高,质量低,强制消费,却又掌握必需品,还派黑帮抢民众钱,民众多数时候敢怒不敢言。
当引起群体不满时,该集团的老总会信誓旦旦的说:这些问题只是极少数员工的问题,我们会整改这些恶劣问题。(然后背地里派保安打人抓人),这是黑心。
突然在人群出现了一些被保安打成残废的癫仔:你们这些刁民暴徒,我面条的腹黑大计你们懂?别以为狼酱家的食品公司有多好,狼酱家也有强制消费,只是批了身狼皮而已(造谣的泔货),柿油和准盐算个P,我面条毒菜吃饱饭,总比狼酱家领救济劵还吃不完的好。
台下:为什么本公司高管老是逃到狼集团?
癫仔的话就是反智,看清楚了吗?所以请以后别说自由派的经常说的”作为被统治的,却有统治阶级的思想“,这就跟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是”作为人质,却有绑匪的思想“一样荒谬,哪有如此弱智的绑匪?要真有绑匪的脑子,那谁还敢干绑架案?搞不好自己被绑了。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仅存在与公开明显的5毛中,也纯在于自称是“鳖黑”的人中,太平洋战争吧和纳杂用这个词明显是想以“腹黑的、非道德制高点的、置身事外的”评论对TG的不算,对于正义人士来说,这和5毛没有区别。
那些家伙还大搞“膜蛤”,跪舔讲这名,和5毛没有区别,这些90后完全无视
酱时代的黑暗,因为它们当时不懂事,和5毛一样的
本吧有左翼人士在QQ群里说过:
”邓派 蛤丝 习粉这些在以后必须统统一个不留的清算干净
这些旧官僚的支持者思想可以说比旧官僚本身都可能更加的反动”
这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