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汗的概念已经不仅仅指蝗汗本身了,而是二十一世纪初以来李世默牵头、TG官僚和犹太权贵(Rumsfeld等)合作的一起奴化运动,被其感染的青年人就统称为蝗汗,蝗汗也是反传统的,反的就是清末以来上百年的军国主义、种族主义、国家主义、亲穆斯林、亲日传统。
这个种族主义指的是Racialism,科学种族主义,即为按文明程度与武力优势分的一白二黄三棕四黑,并且认为棕黑种族是不可教化的贱种,将最终被文明的黄白种族所灭绝。
而蝗汗一体两面,就像硬币,一面说自己比白人高贵,一面跪舔黑鬼。”

以上内容发于去年,今年一个儒狗“儒家公羊学”发布的文章也坦陈了部分内幕


1648年米喇印、丁国栋起义被满鞑血腥镇压后,满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隔离汉民和回民·、挑拨矛盾,但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太平天国起义联合穆斯林使得中国人确立了亲穆斯林传统,1894年以来又确立了亲日传统(中国民族主义起源自日本,后被邓矮和蛤蟆消灭),虽然不幸发生战争,目前中国的反日思潮是90年代末蛤蟆为了转移印尼方面的注意力而搞出来的,根本不是传统。
蝗汗仇视太平天国和54运动,而即便是蒋介石也不断公开支持54,更别说孙、毛了。
因此显然“反五四”意识形态是在大陆捏造出来的,目的是恢复满腔奴隶制。
所谓的“传统文化”连非洲黑人的拳头都不如,当局显然知道这些。
所以引入了黑八旗维稳,如今的中国年轻人智逊黑鬼、奴迈包衣,
根本不会反抗,也从未谋杀过军警,最终自己打光棍跪舔“中华文明最优等”,一边全家女性尽归黑人大屌所操。

 

东亚地区左灾泛滥是历史遗留问题的必然

历史话语权一直被左翼控制。
无论是北一辉这种法西斯,老毛这种民族布尔什维主义者,批判劣根性的鲁迅、《法西斯蒂与中国革命》的作者周毓英,还是当局这种披着红皮的官僚资本主义,鼓吹联合黑鬼反对西方的儒狗蒋庆,还是各类鼓吹鸡奸的黄左,统统都是“左派”!

当时革命者很弱势,只能用“改革”而不能革命,
所以需要选一些“西方”的但又不是西方传统的东西来改革。
自然就是左翼和封建派唱对台戏,形成红黄双极(左翼-儒教体系)。
那些对抗封建的人只能选择左翼,而左翼与封建融合后就把这些蠢货卖了猪崽。

左翼嫁接东方来实现西化的途径本来就是注定失败的(毛泽东曾经接近成功),因为西方化的基础是西方传统,左翼本来就是对这传统的背叛,所以结合义和团也不奇怪了。(唯有日本是个例外,因为明治维新就是基于粉碎愚民的基础上的)
接下来,也就是最后黄化,他们根本不懂西方传统。
那传统是什么?那就是用西方人的历史习惯价值观完全替代掉东方的历史习惯价值观,这在当时是无法做到的,因为教会大家这些东西,比消灭儒教更难。

很多亚洲人眼里,纳粹仅仅只是几个符号和几句话,似乎纳粹化很容易实现。
但事实上,老纳粹是基于德俄的那套传统的黑暗哲学,极其晦涩难懂。
这是狭义上的纳粹。
现在虽然由于宣传方式与信息投放碎片化的改进,理解纳粹主义不用像以前那么复杂了,但我真正理解纳粹主义还是在俄罗斯聊天室里待了两年多才会,
而英美的宣传材料,理解起来非常块,不到一个星期你就会变成自由主义者,这显然是不对等的优势。
广义上的纳粹是指“捍卫白人种族利益者”,那为什么很多亚洲人自认“精白”却无法纳粹化?
第一,亚洲人分不清白人的东西和犹太人的东西,
第二,亚洲人往往就是红黄体系和英美洗脑,不通德俄事务。
对德俄开头印象就是“专制”,无论是不是反共
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非东方的专制”,事实上华盛顿也是专制。
毛泽东知道这点,绝大部分中国人不懂。

并且纳粹化为什么难以推行?因为“纳粹化”的标准很严格。

而伊斯兰不同,传到波斯可以被波斯化,传到印度可以种姓化,传到大陆可以奴才化。
所以那些被压迫的穆斯林想要阿拉伯化。

“纳粹化”是一点都不能变味的,事实上纳粹化的要求就相当于伊斯兰教始终保持在穆罕默德及四大哈里发时代的状态。
伊斯兰恰恰是简单的而不是复杂的,你只要认同古兰经、认同真主的存在就是“穆斯林”。
就这么简单,其他不管怎么犯规,哪怕成为异端,你还是“穆斯林”。

别的穆斯林再恨你,在面对那些不信真主的异教徒时还是会帮你的。

知道为什么德俄关系是最为重要的指标?
第一,国社党本身就是德俄文化融合的产物
不仅要强调其的德国性,也要强调其的俄国性
德俄互译是很多新纳粹的一生所学习的技能之一
第二,德国和俄国都是纳粹主义的中心
前者是第三帝国,后者是第四帝国
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
那就是打破英美犹的宣传
被犹太人洗脑的家伙都会以为德国是西方国家、德国是俄国敌人、德国接近英美。
特别是根据犹太人1946年编造出来的所谓“纳粹歧视斯拉夫人”来意淫德意志的神秘化和所谓“德国人认为斯拉夫人劣等”。

德国纳粹家庭出身的新纳粹分子就对西方国家造谣这些感到很荒唐,比如迈克尔·雷根纳。

墙内的家伙各种意淫“纳粹”时编出了很多“日耳曼人相比斯拉夫人的优越性”,事实上纳粹从未宣传过这类东西。

 

要是纳粹真的公开宣传这个理论,是没办法向保加利亚,斯洛伐克和克罗地亚等盟国解释的。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中共制造绿营反国民党一事正是美国人直接教给中共的,虽然中共参与了发起228,但是那些日本系的真·台独早在50年代就被美蒋日消灭干净了,因此后来绿营拍《湾生回家》找的居然是假的“湾生”,说明在台日本族裔已经所剩无几。

绿营是邓矮子接手后搞的新的策略,他还接管了大间谍李登辉。
从空包弹到公开的党籍和两岸引渡条约都使整个蓝营都知道了李登辉的真面目。 
而绿营这招,在六十年代,美国人就利用这些“反美”的左翼学生推翻了苦苦支撑的保守派,如英、法、西德,夺权后,开始了“政治正确”文字狱,将鸡奸合法化,封杀纳粹,并把政府里同情并庇护纳粹党徒的官员清洗出去,并禁止了反美宣传。

如今中共在台湾的所作所为一模一样,利用反共情绪来把代理人绿营推上台,把那些与自己讨价还价的国民党推翻掉,绿营政策与那些“左翼”一模一样,如今基婚合法化就是中共的授意。
反正日本政府还在,没有被颠覆,独立是迟早的事,而民进党,社民党那完全就是傀儡。

记得60年代欧美左疯浪潮?反越战只是其中一部分,重点是颠覆保守派政府。

这些左翼浪潮都莫名其妙的出现,并且是以跟风的年轻学生为主,一些投机商在其中助阵,并且都被绝大多数人所反对,却利用暴力取得的霸权而无法无天,指鹿为马,进行无赖统治。

并且都以反对某一对象为理由夺权后就马上跪舔那一对象,比如西欧的反美左翼,台湾的民进党,大陆的黄左(都是左翼自由派)。

所冲击的对象都是谁?都是被广泛认可、但意识形态和动员能力不够强大的保守右翼,因为他们无法动员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来捍卫自由。

而对极右翼无效,因为极右翼决不妥协,干净杀绝,动员能力很强,并且能随时唤醒和煽动沉默的大多数来加入战斗,记得当年黑色百人团杀死了上百万犹太人和左翼分子?

使得列宁一度彻底绝望,后来斯托雷平自信过头,大砍削弱黑色百人团,导致布尔什维克崛起。

“布雷维克”的图片搜索结果

而在于特岛袭击事件后,挪威的左狗就再也不敢嚣张了!永远的闭嘴了!
很多人都会认为攻击军警优先,但事实证明那得是有势力范围的叛军干才有效果,而布雷维克攻击的是左翼的青年学生团体,这正是左翼控制和洗脑奴役民众的基础,而不是单纯的军警,否则为什么TG无法扑灭冻土?

布雷维克直接打了下去,也就是破坏了左翼搞事的基础,唤醒了沉默的大多数。

因此我们也渴望中国也出一个布雷维克,来给共青团杂种一点颜色看看!